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医之本

医之本 首页 医资讯 查看内容

Langhans细胞与Langerhans细胞,傻傻分不清

2019-6-10 18:3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04| 评论: 0

摘要: 点击 爱友好医生 寻医问药更轻松

Langhans细胞与Langerhans细胞?写错了吧?这不是一种吗?Yes,it is。能分清Langhans细胞与Langerhans细胞的绝对是专家,所以这篇是给菜鸟补脑的,专家请飘过。

先请出Theodor Langhans(1839~1915)。Langhans前辈1839年生于德国,他的父亲是一名法官。Langhans曾师从现代病理学之父Rudolf Virchow,于1864年取得博士学位,1868年起开启了他开挂的人生。

 

1868年,Langhans发现结核病中总是出现一种巨细胞,“The position of the nuclei is very unusual and characteristic, namely exclusively at the periphery of the large cells.”“核的位置不同寻常并具特征性,毫无例外的排列在巨细胞胞质的周围”,这就是著名的的Langhans巨细胞。后来发现这种巨细胞也可出现于与结核无关的其他肉芽肿性病变中,是由上皮样组织细胞(巨噬细胞)融合而成。下图:Langhans前辈和他的细胞。



问题来了,多核巨细胞也好多种啊,那下面这两个又是什么鬼?

左边这个是Touton 细胞啦,Touton 前辈also born in Germany。右边这个是异物巨细胞,它的历史可追溯到1830s:It is a long and complicated story. too long to tell here.

 

虽然Langhans巨细胞已经使Langhans在行业内赫赫有名,但他的另一发现同样不容小觑。1870年,Langhans描述了胎盘绒毛内层细胞即细胞滋养层细胞(cytotrophoblast),这一层被命名为Layer of Langhans。如图示

除此以外,Langhans的研究还涉及女性乳腺,甲状腺肿和呆小症,并阐明了肾小球与球囊之间的解剖关系及其病变时的改变等,为后续研究提供坚实的基础。In a word,Theodor Langhans was a generalist and real pioneer in pathology。

 

那是一个病理大师风云际会的年代。Paul Langerhans(朗格汉斯,1847~1888),比 Langhans前辈小8岁,也出生于德国,他的父亲是一名备受尊重的医生。 Langerhans也师从现代病理学之父Rudolf Virchow,真的是名师出高徒啊!

 

1867年,Langerhans前辈还是医学院的学生,他发现一种新的表皮细胞,他描述为树突状,非色素细胞,他认为这种细胞是神经系统皮肤外信号的表皮内受体。1868年他发表论文“On the nerves of the human skin”。下图:Langerhans前辈和他的细胞

Langerhans前辈在普通光学显微镜下对这些细胞的观察和精确描述令人难以置信,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的补充。现代免疫组化CD1a染色Langerhans细胞可见树枝状突起。如图示

一个多世纪以来,这些细胞谜一般的存在,直到1973年才发现Langerhans细胞起源于骨髓前单核系,在迟发型超敏反应中发挥作用。

 

1869年,Langerhans首次描述了胰腺的显微镜下结构。在胰腺中发现一些具有独特形态特征的岛状细胞团,即Islets of Langerhans,胰岛。之后的某一天,加拿大科学家班廷(F.G,Banting,1891~1941)灵光乍现,从狗的胰岛中提取出了胰岛素,用胰岛素治疗患糖尿病的狗并获得成功,从而开创了治疗人糖尿病的新纪元。班廷为此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拓展下知识,胰岛细胞分泌的四种主要肽类激素包括胰岛素、胰高血糖素、生长抑素和胰多肽,分别由β细胞,α细胞,Delta细胞和PP细胞产生。

A:β细胞(胰岛素)B: α细胞(胰高血糖素)C:Delta细胞(生长抑素)和D:PP细胞(胰多肽)


1874年,Langerhans27岁时被诊断为肾结核。之后,他的研究兴趣转移到海洋生物学。When considering all of Paul Langerhans’s achievements during his short life, his enduring fame seems quite proper。

 

Langerhans和Langhans不仅是同时代的人,而且在同一年(1868年),在同一期刊(Virchow's Archives)发表了他们最具开创性的科学论文。不过令人唏嘘的是,两人均患上结核病,Langerhans更是在还没满41岁时因结核导致进行性肾衰竭去世,在他短短41年差5天的人生中,为自然科学作出了远非卓越可形容的贡献。为了纪念这两位学者,Holubar K创造性的以人名命名了这两种细胞,因为名字的相似性也导致了一些乌龙事件,甚至造成了严重后果。不管怎样,当我们在镜下看到这些细胞时,应该记得这些杰出病理学家的卓越贡献。


图片来自网络及相关病理书籍

Histology or pathologists. -- 4th ed. / editor, Stacey E. Mills.

皮肤组织病理彩色图谱/王光超


欢迎来稿,一经录用将给予丰厚稿酬,投稿邮箱ezhiben@126.com。



                                                       医之本编辑部

                                                      2019年6月11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