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医之本

医之本 首页 医资讯 查看内容

乳腺良性肌纤维母细胞瘤1例病理汇报

2019-11-26 08:4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3| 评论: 0

摘要: 乳腺肌纤维母细胞瘤(mammary myofibrblastoma,MFB)是一类新近认识的软组织肿瘤,是良性纤维母细胞/肌纤维母细胞肿瘤的一种新类型,由肌纤维母细胞组成的兼具有纤维母细胞和平滑肌细胞特征的良性或交界性肿瘤,具有多 ...

 乳腺肌纤维母细胞瘤(mammary myofibrblastoma,MFB)是一类新近认识的软组织肿瘤,是良性纤维母细胞/肌纤维母细胞肿瘤的一种新类型,由肌纤维母细胞组成的兼具有纤维母细胞和平滑肌细胞特征的良性或交界性肿瘤,具有多种分化潜能。MFB是发生在乳腺的一种较少见的良性间叶源性肿瘤,1987年由Wargotz等人首次命名[1]。由于该肿瘤发病率较低,目前对其认识仍然十分有限,临床易引起误诊或过诊。我单位曾在临床外检工作中碰到1例乳腺MFB,现将其临床特征,病理形态学特点及免疫组化结果,结合相关文献资料,汇报如下。


1材料和方法

1.1材料 患者,老年女性,61岁,主诉发现左侧乳房肿物8年。患者8年前发现左侧乳腺包块,大小约1.0x2.0cm,无自觉痛,无触痛,乳房局部皮肤无红肿及破溃,乳头无溢液及溢血。患者定期复查乳腺超声,近日自觉左乳肿物增大明显,大小约4.0x5.0cm,有压迫不适感。查体:左侧乳腺外上象限可扪及1枚直径约4.0x5.0cm质硬包块,表面光滑,边界清晰,活动度良好,无明显压痛;双侧腋下及颈部未触及肿大淋巴结。乳腺超声检查报:左侧乳腺外上象限可见3.0x4.0x4.7cm实性包块,边界清,内回声不均匀,未见明显彩色血流信号;双侧腋窝未见明显异常淋巴结。于28日局麻下行左乳肿物切除术,送检标本至我科。术中冰冻病理结果:(左乳)梭形细胞肿瘤,伴出血粘液变,详待石蜡及免疫组化标记,进一步明确诊断。


1.2方法 切除标本经10%中性福尔马林固定4-6h,常规脱水,石蜡包埋,3μm厚切片,行常规HE染色和免疫组化EnVision法染色,镜下观察。所用抗体均购自北京中杉金桥生物技术公司。


2 结果

2.1巨检 术中送检(左侧乳腺肿物)灰褐色结节样肿物3块,总大小4.5*3.5*3.5cm,质中。


2.2镜检 形态温和的短梭形肿瘤细胞排列成条索状或交织束状,伴有玻璃样变胶原纤维束,并见数量不等的脂肪成分(图1,2)。结合病理形态学及免疫组化结果,诊断为:(左侧)梭形细胞肿瘤,伴出血、囊性变及粘液变性,核分裂像<3个/10HPF,考虑为乳腺良性肌纤维母细胞瘤。


2.3免疫组化 肿瘤细胞Vimentin (图4)弥漫(+)、SMA(图7)、Bcl-2、CD34(图5)呈(+),肿瘤细胞CD10、CD117、CD99、Cytokeratin(图3)、NSE、S-100、Desmin(图6)、ER(图8)、AR、PR、S-100呈(-),Ki-67(图9)增殖指数约25%。


3讨论

3.1临床特征 经典的乳腺MFB表现为形态温和、具有肌纤维母细胞分化的梭形细胞肿瘤,且存在多种形态学变型。1981年Toker等人首次报道了4例发生在乳腺的良性梭形细胞间质肿瘤,并将其描述性诊断为“乳腺良性梭形细胞肿瘤”。随后报道并冠以不同的诊断名称,如“男性乳腺良性梭形细胞肿瘤”、“梭形细胞脂肪瘤”、“纤维瘤”等[2]。1987年wargotz等人描述了16例具有相同特征的乳腺肿瘤,通过电镜观察超微结构发现具有纤维母细胞与平滑肌细胞特征,故将其命名为“乳腺肌纤维母细胞瘤”[1]。2001年[3]首次报道相似形态的肿瘤可发生于乳腺外,称为“乳腺型肌纤维母细胞瘤”,可发生于多个解剖部位,尤其是腹股沟、外阴等处多见报道。


乳腺MFB发病年龄范围较广(40-87岁),以老年男性[4]及绝经后女性最多见。临床多表现为单侧乳腺实性、无痛性、可活动的质硬结节,生长缓慢,病程几个月至数年不等。部分病例体检时偶然发现,偶尔表现为巨大乳房肿块,双乳或单侧多发均罕见报道[5]。影像学检查常表现为境界清楚的低回声团块或致密结节,多无钙化。病理形态学为诊断金标准。


3.2病理特征 大体上肿瘤大小从数毫米至11cm不等(平均2cm),多为境界清楚、无包膜的肿块,边缘光滑或呈分叶状,质地较韧。切面灰白实性,部分病例可见灶性或广泛的黏液样/脂肪样区域,囊性变、坏死及出血均少见。光镜下,绝大多数肿瘤边缘呈推挤性,肿瘤内部无乳腺导管或小叶结构,少数病例边缘呈浸润性生长,偶可见少量乳腺导管陷入。经典型乳腺MFB由形态温和的梭形细胞组成,部分细胞呈纤维母细胞样,细胞质稀少,细胞核细长;部分细胞肌样特征明显,细胞质丰富淡染或嗜酸性。核分裂象罕见(≤2/10HPF),且无不典型病理性核分裂象。肿瘤细胞呈不规则束状或簇状排列,其间可见特征性的粗大胶原束,伴有不等量脂肪细胞及中等大小玻璃样变血管。间质可见较多肥大细胞,淋巴浆细胞少见[5,6]。

图1短梭形肿瘤细胞呈条索状排列,100倍;

图2肿瘤细胞核分裂象罕见,400倍;

图3肿瘤细胞CK阴性,EnVision法;

图4肿瘤细胞Vimentin弥漫强阳性,EnVision法;

图5肿瘤细胞CD34阳性,EnVision法;

图6肿瘤细胞Desmin阴性,EnVision法;

图7肿瘤细胞SMA弱阳性,EnVision法;

图8肿瘤细胞ER阴性,EnVision法;

图9肿瘤细胞增殖指数Ki67约10%


文献报道MFB具有广泛的形态学谱系,包括[2]:①经典型:肿瘤界限清楚但无包膜。梭形细胞形态一致,呈短束状与带状玻璃样变的胶原混杂,温和的卵圆形细胞核,通常不见病理性核分裂;可见数量不等的脂肪组织和肥大细胞,血管周围淋巴浆细胞片状浸润;间质可以有黏液样变、平滑肌或软骨化生。②胶原化型:特征为间质胶原化明显而细胞稀少。梭形细胞分布在显著胶原化的间质中,粗大的玻璃样变胶原减少。可见类似假血管瘤样间质增生的不规则裂隙样腔隙。③富于细胞型:细胞与间质的比例高于经典型。梭形细胞高度增生、排列致密,局灶呈席纹样或鱼骨样,可见细胞核轻度多形及核重叠,肿瘤边缘可呈浸润性。④浸润型:边缘不规则。表现为广泛的浸润性生长方式,可见脂肪或乳腺导管陷入其中,类似纤维瘤病。⑤非典型型:出现多形性细胞核(并无临床预后意义)。⑥黏液样型:间质黏液样变性非常明显。只有当间质全部或绝大部分呈黏液样时方可诊断。梭形或星形肿瘤细胞分布于黏液样间质中。⑦上皮样型:上皮样肿瘤细胞>50%才能诊断, 肿瘤细胞界限清晰,卵圆形或多角形,胞质淡染或嗜酸性,胞核圆形或卵圆形,居中或稍偏位,可见显著小核仁及多核。肿瘤细胞排列成条索状、腺泡状或线状,类似浸润性小叶癌。间质黏液样或纤维化,可见纤细的嗜酸性胶原束。⑧肌样型:瘤细胞类似于分化好的平滑肌细胞,可有软骨分化。⑨脂肪瘤样型:脂肪成分>50%(也有学者认为>75%)。脂肪细胞大小、形态均较一致,缺乏细胞核的多形性。


此外还有神经鞘瘤样型:肿瘤细胞排列成栅栏状,类似神经鞘瘤;蜕膜样型:肿瘤细胞类似蜕膜样形态,排列成巢团状、实性或梁状,细胞较大,伴有丰富的嗜酸性玻璃样胞质,细胞界清,核大而圆,染色质呈空泡状,可见显著核仁。偶有类似横纹肌细胞。粗大的嗜酸性胶原束常见。上述不同变型可以混合存在,少数病例中还可有异源性成分,包括骨及软骨等成分。正确识别这些形态学变型有助于避免与其他相似形态的良性或恶性肿瘤混淆[7]。


免疫组织化学染色显示肿瘤细胞表达Desmin及CD34,此外还表达ER、PR及AR,提示发生可能与性腺激素水平异常有关;肿瘤细胞不同程度表达肌源性标志物如SMA、H-caldesmon,以及bcl-2、CD99、CD68和 CD10。上皮细胞标志物CK、EMA及S-100蛋白等均阴性[8]。


3.3分子基因学 有学者认为乳腺MFB可能起源于具备多种间质细胞分化潜能的乳腺间质前体细胞,可以解释MFB组织形态及免疫表型的异质性。近年研究表明MFB中视网膜母细胞瘤(Rb)蛋白失表达率超过90%。乳腺MFB中也有部分病例显示Rb表达缺失。因此Rb蛋白表达缺失对于乳腺/乳腺型MFB的诊断及鉴别诊断可能有一定帮助。此外大部分乳腺MFB有FOXO1/13q14单等位基因缺失。但既往文献报道上皮样亚型MFB均未检测到该基因异常,还需要积累更多病例进一步探讨[9,10]。


3.4鉴别诊断 MFB需与以下病变鉴别[11]:①平滑肌性肿瘤:通常发生于乳头区,更富肌样细胞特点,细胞核两头钝圆,缺乏宽大透明变的胶原束;免疫组化SMA、CDl0和calponin阳性,S-100和CD34阴性。②纤维瘤病:浸润性生长,有丰富的长波浪柬状胶原,梭形细胞排列呈宽带状,而非短束状。③梭形细胞脂肪瘤:罕见,多见于男性,CD34也常阳性,光镜下两者组织学特征重叠和类似,且具有相同的遗传学改变,但发生位置较表浅,脂肪组织更为丰富,Desmin通常阴性。④肌上皮肿瘤:梭形细胞更富肌样特点,间质内可见不规则分布的基膜样物质,缺乏宽大透明变的胶原束;免疫组化P63和SMA阳性。⑤SFT:前者由梭形肿瘤细胞间隔以宽大的胶原束组成,并且表达CD34,形态及免疫表型与MFB均有重叠,尤其成脂型。但 SFT呈无结构性生长模式,一般不弥漫表达Desmin及激素受体,无Rb缺失,且特征性表达STAT6。⑥其他肿瘤:梭形细胞化生性癌、叶状肿瘤、恶性黑色素瘤、上皮样肉瘤等。


要特别指出的是上皮样亚型MFB的ER和PR阳性,更容易与浸润性小叶癌混淆,但癌一般有典型区域,CK和EMA阳性,CD34阴性。前者肿瘤细胞常呈单行或小簇状排列,肿瘤细胞有时可呈印戒样,免疫组织化学标记ER阳性、E-cadherin阴性,非常容易误诊为浸润性小叶癌,尤其穿刺或术中冰冻,但浸润性小叶癌呈浸润性边界,多伴有原位癌成分,而前者中通常无乳腺导管小叶结构。当乳腺中出现界限相对清楚的上皮样细胞肿瘤时,需当心是否有上皮样型MFB的可能性。总之仔细寻找MFB经典的梭形细胞、特征性的粗大胶原束,并结合临床与影像学特征有助于鉴别诊断,必要时分子遗传学检测也有一定帮助。


3.5临床治疗及预后 乳腺MFB是良性肿瘤,局部切除可治愈,复发风险低。文献报道即使切缘阳性者,经长期随访(最长达15年)也无复发转移。但王鲁平等人认为其具有局部复发倾向,故对于MFB的治疗,界限清楚者单纯行肿物切除术,界限不清楚时行肿物扩大范围切除术[12]。


综上所述,乳腺MFB是一种较罕见的良性间叶源性肿瘤,少数可出现形态学变异,尤其是上皮样亚型MFB可酷似浸润性小叶癌,在穿刺活检或冰冻切片诊断易误诊。熟悉乳腺MFB的经典型及各种变型的临床病理学特征,对于避免误诊误治有重要意义。


参考文献

[1]Wargotz E S , Weiss S W , Norris H J . Myofibroblastoma of the breast –sixteen cases of a Distinctive Benign Mesenchymal Tumor[J]. American Journal of Surgical Pathology, 1987, 11(7):493-502.

[2]于宝华, 柏乾明, 徐晓丽, et al. 乳腺肌纤维母细胞瘤九例临床病理学分析[J]. 中华病理学杂志, 2018, 47(10):747.

[3]Simsir A , Cangiarella J , Boppana S , et al. Aspiration cytology of the collagenized variant of mammary myofibroblastoma: A case report with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J]. Diagnostic Cytopathology, 2001, 24(6):399-402.

[4]赵海娜, 彭玉兰. 男性乳腺型肌纤维母细胞瘤1例[J]. 中国医学影像技术, 2019, 35(8).

[5]邵畅, 齐广伟, 过华蕾. 乳腺型肌纤维母细胞瘤临床病理分析[J]. 浙江实用医学, 2016, 21(4).

[6]阳宇, 杜晓华, 赵敏, et al. 乳腺型肌纤维母细胞瘤3例临床病理观察[J]. 临床与实验病理学杂志, 2017(06):97-99.

[7]朱焕勉, 刘俊平, 郭振英. 乳腺肌纤维母细胞瘤一例报告并文献复习[J]. 中华肿瘤防治杂志, 2017(24).

[8]王华, 顾丽. 乳腺肌纤维母细胞瘤1例报道[J]. 中华实用诊断与治疗杂志, 2015, v.29;No.209(11):64-65.

[9]Boudaouara O , Chaari C , Hassini A , et al. Mammary Myofibroblastoma with Unusual Morphological and Immunohistochemical Features[J]. Indian journal of medical and paediatric oncology, 2017, 38(2):223-225.

[10]Pan J , Wang S , Zhang Y , et al. Mammary myofibroblastoma in the right lateral abdominal wall[J]. World Journal of Surgical Oncology, 2016, 14(1):55.

[11]杨光之, 丁华野. 形态温和的乳腺梭形细胞病变的诊断与鉴别诊断[J]. 诊断病理学杂志, 2014, 21(6):380-383.

[12]王阳, 王翔, 王昕, et al. 乳腺肌纤维母细胞瘤的临床诊治分析[J]. 癌症进展, 2015(3):302-305.



作者简介

王学利,男,中级医师,硕士研究生。2014年6月毕业于河北医科大学病理生理学与病理学专业,主修细胞病理学;后因工作单位因素,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病理科及河南省人民医院病理科,先后共进修三年,但未能参加规培,2017年6月在309医院(现更名为解放军总医院第八医学中心)病理科工作至今,负责一线医生工作。


发表文章

1.Wang X, Wang F, Liang Y, et al. Primary small cell carcinoma after renal transplant: A case report[J]. Medicine, 2018.
2.纪晓坤, 王学利, 杜芸, et al. Beclin1和HLAⅠ、Ⅱ在人卵巢癌SKOV3细胞中的表达[J]. 临床与实验病理学杂志, 2017 (09):13-17.

3.王学利,陈文,王凤华.移植肾术后肉瘤样癌1例[J].诊断病理学杂志,2019,26(04):263-265。

4.另有两篇文章诊断病理学杂志已接收。

2018年1月担任北京肿瘤病理精准诊断研究会委员,并参与课题基金和专利数项。


医之本编辑部

www.ezhiben.com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