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医之本

医之本 首页 医资讯 查看内容

免疫组化有啥用

2018-9-25 16:55| 发布者: 医之本| 查看: 80| 评论: 0

摘要: 免疫组化有啥用

病理医师日常工作中经常说的一句话应该就是“做个免疫组化吧”;不管是临床医师,还是患者,他们问的最多的问题则是“为什么要做免疫组化?”今天让我们对相关问题做一个简介。

 

最初,病理医师通过“特殊染色”来进行细胞的识别。这一做法的依据是特定细胞和组织中的成分不同、则化学性质不同,通过染色的方法则可以呈现不同颜色。不过,由于组织固定或储存等,会造成相应物质的活性降低甚至消失,因而限制了特殊染色方法的应用。

 

随着免疫学研究的进展,根据抗原与相应抗体间特异性结合的性质,则有了现在免疫组化的方法:不同细胞、不同组织中抗原有一定差异,抗体与被测组织中的特定抗原结合,进而通过一定显色方法将结合的抗体显示出来。如有相应显色,则证实可能有被测抗原;无显色则可能无被测抗原。当然,这一方法中需注意相应的“例外”,如抗体的非特异性结合、非特异性显色,则容易造成“假阳性”;或者虽有相关抗原、但所用抗体与该抗原并未结合等,则容易造成“假阴性”。随着免疫组化的应用经验的增加,这些问题在常规应用中尽量得以避免,前者如各种显色方法的优化;后者如抗原修复方法的优化、新型抗体开发及选择。

 

那么免疫组化到底有什么用处呢?


1. 确诊肿瘤及分类

某些组织中,肿瘤性细胞和非肿瘤性细胞的某些蛋白、或者产物会有一定差异,根据这一点可以确定组织是否为肿瘤性。也有相同指标在癌和非癌中某一项或几项免疫组化表达模式不同,可供鉴别使用。


图1. 肝脏CD34免疫组化,肝细胞癌(左)与腺瘤(右)中表达模式不同。(引自《Modern Immunohistochemistry》,2014年第2版,p169,p171)


如前所述,免疫组化可确定细胞及组织的类型,因此可用于肿瘤分类,如肝脏肿瘤中肝细胞肝癌和胆管细胞癌的细胞类型不同,可通过细胞免疫组化检测结果的不同进行分辨。转移性肿瘤细胞分化较差时,更是可以通过免疫组化来判定原发灶。


图2. 肝脏结节,需鉴别肝细胞癌与胆管细胞癌,免疫组化表达glypican-3(中)及AFP(右),证实为肝细胞癌。(引自《Modern Immunohistochemistry》,2014年第2版,p169)


2. 预后判断及预测

严格说来,预后和预测有所不同。预后判断是指不考虑治疗的情况下结局如何;而预测则是指经相应治疗后结局如何。这方面临床医师及患者接触相对较多的当数乳腺癌中的ER、PR、HER2,以及肿瘤增殖相关指标Ki-67。


图3. 乳腺癌HER2免疫组化不同结果,图示0(左上)、1+(右上)、2+(左下)、3+(右下)。(引自《Modern Immunohistochemistry》,2014年第2版,p238)


3. 识别浸润

从病理角度来说,某些原位癌和浸润性癌的区别在于癌巢周边是否有完整的肌上皮;从临床角度来说,原位癌和浸润性癌的诊疗方案截然不同。此时免疫组化辅助识别肌上皮就显得意义重大。如乳腺、前列腺等,组织形态无法明确区分二者时,加做相应的免疫组化指标如高分子量CK、SMA、p63等。


图4. 免疫组化SMA(左),p63(右),示乳腺导管内癌周围存在连续的肌上皮层。(引自《Modern Immunohistochemistry》,2014年第2版,p244)


4. 识别微小转移

淋巴结内的转移性病变较大时,组织学识别起来相对容易;但如肿瘤形态特殊,如黏附性差的乳腺小叶癌,或转移性病变较小时,则仅凭HE染色切片很难准确判定。此时免疫组化可准确标记并识别出相应的微小转移灶。针对转移癌,可选择广谱CK等指标;转移的恶性黑色素瘤,则可选择S-100、HMB-45、Melan-A。类似方法也可用于骨髓及外周血标本。


5. 感染性病变的识别

细菌、寄生虫、病毒等的感染,一方面有些组织学表现并无特异性,另一方面某些病原体仅凭HE染色无法准确识别,免疫组化可以很好的解决部分问题。如妇科标本中HPV感染后的检测,淋巴造血类病变中的EBV检测等,均已得到广泛应用。


寄语

作为非专业人员,应该认识到免疫组化对于病理诊断具有极大帮助,但同时应理解由于病变的复杂性,有些情况即使加做免疫组化也无法得出明确结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