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医之本

医之本 首页 医资讯 查看内容

获诺奖的肿瘤免疫疗法是个啥?

2018-11-1 11:4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9| 评论: 0

摘要: 10月1日,2018年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颁布,美国科学家詹姆斯·艾利森(James P. Allison)与日本科学家本庶佑(Tasuku Honjo)因对肿瘤免疫疗法的研究共同获得本届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那么,什么是肿瘤免疫疗法?它和2 ...

10月1日,2018年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颁布,美国科学家詹姆斯·艾利森 (James P. Allison) 与日本科学家本庶佑 (Tasuku Honjo) 因对肿瘤免疫疗法的研究共同获得本届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那么,什么是肿瘤免疫疗法?它和 2016 年轰动全国的“魏则西事件”中给魏则西使用的生物免疫疗法有什么区别与联系?


众所周知,人体内的免疫系统就像人类社会中的“警察”,时刻都在对付外来的细菌、病毒等等,以免其对人体的伤害。同时,也在对付人体内部的“敌人”,比如癌细胞。


然而不幸的是,尽管人体有着较为完善的免疫系统,也就是有着大量忠心耿耿的“警察”,但癌细胞依然常常能够无限制地生长,并且到处乱窜破坏人体的组织与器官,最终致人死亡。这是为什么呢?

原来,免疫系统的“警察”对外来的细菌或病毒比较好认,发现异常就会立刻进行攻击。而癌细胞由于本身就来源于人体的正常细胞,与免疫系统的“警察”同根同祖,对其较为熟悉,所以每当巡逻的“警察”发现它们时,它们就会通过某种途径向“警察”发出信号,说“我们是大大的好人”,让其踩下“停止进攻”的刹车,从而逃过免疫系统对它们的打击。


20世纪90年代,詹姆斯·艾利森率先提出这个假设,并最终证实了自己的假设,找到了那个“停止攻击”的刹车,也就是所谓的“免疫检查点(Checkpoint)”,这个检查点最终被命名为“CTLA-4”。后续的研究发现,这类“免疫检查点的确就是肿瘤逃脱免疫制裁的关键位点,如果能够开发出抑制检查点的药物,人体的免疫系统就会对癌细胞发起攻击,从而可以抑制癌细胞的生长。


2011年,在经历了近20年的研究后,艾利森参与研究的史上第一个免疫药物横空出世,它的名字叫“易普利姆玛(Ipilimumab)”,是一种CTLA-4抑制剂,被批准用于治疗晚期的黑色素瘤。据推测,有20%的晚期黑色素瘤患者因此能够获得10年以上的生存时间。而在此之前,一半以上的晚期患者会在一年之内就死掉。


易普利姆玛的成功为后来者铺平了道路。在CTLA-4之后,人们又发现了多个不同的免疫检查点,其中最著名、最出色的一个叫做PD-1。这个检查点的发现人,便是另一位诺贝尔奖得主本庶佑。第一种抗PD-1药物在2014年上市,效果出奇地好,不管病人患的是什么肿瘤,只要他的肿瘤里含有某种特殊的标志物,就可以服用这种药,被认为是世界上第一种“什么种类的肿瘤都通用”的药。


而这类“免疫检查点”又是什么呢?


人体的免疫系统天然具有攻击癌细胞的能力,但同样也进化出来一套能够抑制免疫系统的系统,防止免疫系统过度激活,这个里面就包括CTLA-4和PD-1。如果这个系统没有被很好的抑制,人体就有可能患上一些自身免疫疾病;但如果这个抑制过强,就可能就会无法识别出癌细胞。


T细胞是人体免疫系统中最重要的细胞之一,其上有两类已知免疫检查点:PD-1抑制T细胞扩增,CTLA-4削弱其杀伤力并缩短其寿命。他们都是某种蛋白质。艾利森与本庶佑就是研究开发了可以将CTLA-4或 PD-1活性屏蔽的抗体,使癌细胞不能将信号传递给T细胞,也就不能让其踩下“停止进攻”的刹车,从而使T细胞可以顺利地去攻击癌细胞。


魏则西采用的生物免疫疗法是 DC-CIK。DC 细胞是一种抗原递呈细胞,参与抗原的识别、加工处理与递呈,能够刺激初始型 T 细胞增殖活化,产生抗原特异性细胞毒性 T 细胞,帮助机体对抗原的清除。CIK 细胞是在多种细胞因子(如白介素、干扰素)等刺激下,由外周血分离出来的单个核细胞在体外培养扩增而成,主要是 CD3+ 和 CD56+ 的一群异质性细胞,具有一定的非特异的抗肿瘤活性。DC 能够识别抗原、激发特异性免疫系统,CIK 细胞可以通过发挥自身细胞毒性和分泌细胞因子等途径杀伤肿瘤细胞。将二者分别培养,联合回输,理论上可以起到相辅相成的共同对抗肿瘤的效果。但由于其高昂的治疗成本和极低的治疗效果,早在 2010 年前后,相关公司就已经破产,DC-CIK 疗法也被淘汰。可以说,魏则西事件本质上是无良医生打着免疫治疗的幌子,将国外淘汰的技术直接用于人体治疗的结果。这种疗法跟免疫检查点疗法没有任何关系。


最后必须说明的是,虽然根据 CALT-4 和 PD-1/PD-L1 开发的药物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癌症患者的症状,但是仍不能完全根治,而且还有很强的副作用。这是因为,本质上这种方法就是人为地破坏人体的免疫保护机制,在攻击癌细胞的同时也对正常细胞产生攻击。这些副作用有时会非常严重,甚至是致命的。好在这种副作用产生的概率较小。

 


医之本编辑部

www.ezhiben.com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