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医之本

医之本 首页 医资讯 查看内容

悦微观澜

2018-12-3 13:3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9| 评论: 0

摘要: 北京市读片会于病理人而言不仅仅是每月一次的学术活动,在某种意义上已固化为几代病理人成长的记忆。记得94年在北医进修,跟着廖松林教授学习诊断病理。每次读片会前科里都进行病例讨论,进修生也常常被点到发表意见 ...

北京市读片会于病理人而言不仅仅是每月一次的学术活动,在某种意义上已固化为几代病理人成长的记忆。记得94年在北医进修,跟着廖松林教授学习诊断病理。每次读片会前科里都进行病例讨论,进修生也常常被点到发表意见,因为一知半解,自己总是低着头,尽量避开廖教授犀利的目光。九十年代的北京,黄色小面是一道风景线,为了省点钱,我们进修生多搭教授的车前往。七八人挤在不大的空间里,虽有超载之嫌,心里还是暖暖的。后来小面换成红色夏利,空间已容不下那么多人搭乘,大家就挤公交前往,风雨无阻,求知若渴之心可见一斑。 


工作后第一次以讲者身份参加读片会是丁华野教授引荐的。初次登台,心里忐忑不安,教授说再小你们也是军种总院啊,两弹一星谁敢小觑!这样一打气,自信真的来了。当时总院初建,规模尚小,技术平台也不完善,虽一年一个轮回,每次出片都要反复甄选,精心准备,以期给大家一个意外的惊喜。当年学术活动远不似今天炫目,经常能够见到刘彤华教授,廖松林教授,李维华教授,邹万忠教授,丁华野教授这些大家的身影。为了某个结论教授们常争的面红耳赤,待组化结果出来,答错的一方点头致意,猜对的教授颔首抱拳,君子之风,和煦淡然。下面的年轻人或聚精会神或错愕茫然,定没有坠入梦乡者。如此坚持不懈大约十余年。



不知什么时候,大家都开始忙碌起来。工作中常常有分身无术的感觉,那样多的书要读,那样多的会要赴,那样多的病待诊。渐渐地也很少亲自参会,只有轮到自己科室出片时才会带上年轻的团队露上一面。虽如此,北京市读片会在心中的神圣地位从未改变,疑难病讨论虽在科里周周搞,只有准备这次会像当年毕业答辩一样,反复修稿,多次试讲,不敢懈怠。


如今,病理已进入全新发展时代。读片会的形式和内容也应该与时俱进,推陈出新。不只像原来那样做猜图大赛,以免疫组化一锤定音。把免疫组化结果打出来,就某些重点难点做深入讨论,既可以挤出时间扩大病例容量,又可以给更多新技术登大雅之堂的机会。还有将讨论的病例数字化发到网上供大家多时空学习,必要时辅以Al初析,来个网上人机大赛也非天方夜谭。但无论怎样改都应守护好这个几代病理人培育起来的参天大树。为她加上护栏,为她改变路向,如此,我们走的再远才不会忘了归途,总记得带上孩子常回家吃饭。


以上内容经作者授权转载。

作者简介

孙锁柱

火箭军总医院病理科主任,主任医师,硕士毕业于北京大学医学部病理系,博士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社会任职:全军病理学专业委员会常委,研究型医院学会分子诊断医学专业委员会常委,超微及分子病理专业委员会常委,火箭军检验病理专业委员会副主委,《诊断病理学杂志》常务编委,苏州大学医学院、泰山医学院、河北北方学院研究生导师。


擅长方向:从事临床病理工作27年,在肿瘤病理诊断领域有丰富经验,擅长肝胆胰肿瘤病理诊断。主要研究方向:肿瘤分化的信号调控机制。


学术成果:先后主持及参加国家、全军、北京市及二炮科研课题8项,核心期刊发表论著58篇。获军队科技进步三等奖2项,医疗成果三等奖4项。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