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医之本

医之本 首页 医资讯 查看内容

一个病理医生的自我修养

2019-3-27 10:4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84| 评论: 0

摘要: 此篇文章致敬偶像周星驰和全国广大病理医生病/理/医/生病理医生是干什么的,很多人对他们都有误解,病理科、病历科傻傻的分不清。有些甚至不知道医院还有病理科这个科室。医院的不重视和社会的不承认,那么问题来了 ...

此篇文章致敬偶像周星驰和全国广大病理医生

病/理/医/生

病理医生是干什么的,很多人对他们都有误解,病理科、病历科傻傻的分不清。有些甚至不知道医院还有病理科这个科室。医院的不重视和社会的不承认,那么问题来了,病理科在医院的定位是什么,能给病人提供怎样的医疗服务?

病人去医院看病无非总结为四个字:诊断、治疗。可见诊断在前,只要诊断明了,才能治疗得当。病理诊断是诊断疾病的“金标准”。尤其是在肿瘤的良恶性、分类上面。几乎所有的肿瘤都是由病理医生分类命名的,最后诊断也是病理医师发出的,所有病理医师对每个疾病的认识最为深刻。


病理医师关起门来讨论疾病,从临床表现(症状与体症)、病因与发病机制到主要的发病年龄、发病率等,能聊到细胞核及细胞质的变化,从宏观到微观世界我们病理医生说起来有声有色、滔滔不绝。

对于病理我有着一种说不上来的热爱。五年大学后在一家小三甲医院工作。病理科的日常工作繁琐而复杂。取材就是一个重要的环节。今天轮到我取材。对我来说,取材既是战场。早早的到科室穿上手术隔离衣,带上帽子、口罩、护目镜、鞋套等上“战场”喊一声“取材”,不一会隔壁房子传出“上菜喽”,随即记录人员把被标本撑的满满的盒子给端上来。“今天有三个肠子、四个子宫、两个胃……”交接完毕,核对后我手拿解剖刀熟练地顺着肠管划去“噗呲”一声,肠道内容物伴随着血块流出,期间还夹杂着甲醛、生肉、未消化的食物、一股酸性的味道,这时的眼睛辣辣的眯成一条缝,鼻孔充血,被熏的摸不着北。这种味道谁在谁知道。“送检肠管一段,长约21cm,管径5cm,距一侧断端约6cm处…….”久经沙场的我用专业的术语详细的描述所见病变,伴随着键盘“啪啪啪”的声音,一天在紧张忙碌的工作状态下溜走。



第二天,把取好的组织块包埋、切片、捞片、烘干、制片、脱水、染色、透明……..一系列的复杂工序,完美的病理切片才面世。临床医生像催命鬼是的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打到科室,语气很生硬的问道“喂,病理科吧,我是XXX科的大夫,赶紧给我们科室XXX病人发报告,今天要安排手术”我去,片子还没做好你就等着要结果,你这么催我们,还让不让人活了,真想把这个医生给臭骂一顿。我还是忍住心平气和的给解释着,并保证一定会给这个病人先看,保证手术正常进行。


一沓病理申请单和排的整整齐齐的病理切片拿到手中时,沉甸甸的。我们仔细的看着临床给的各种信息,姓名、年龄、既往病史、手术所见,肿物大小、切面情况、与周围是否粘连等,对病变有大致的了解,虽与病人未曾谋面,在显微镜下通过与细胞对话,顺着蛛丝马迹寻找证据,一步步揭开疾病的真相。这个是良性的,这个是恶性的,这个是小细胞癌,这个是低分化腺癌…….一份份审判书从自己手中完成,使命感、责任感油然而生。



碰到疑难的病例,上到科室主任下到住院医师全科室的医师反复的讨论、查书、查文献。后来和送检医师一沟通,才知道原来是临床大夫填写病史不详惹的祸,有种被流氓调戏想打人的感觉。


最闹心的是门诊病人送的标本,通过镜下很难做出明确诊断,需要免疫组化和分子检测来支持时,我们病理医生弓着腰,说的太专业术语怕病人听不懂,每说一句都要想一想,换成这样说合适不合适,比喻是否恰当,病人能不能听懂,耐心的给病人解释一遍又一遍,需要再做一些检测才能做出准确结果。病人一听:“什么?还要交钱”当时就怒了:“你们不就是搞化验的嘛,我已经交了化验费,给我出结果,还想骗我钱……”我立马怼回去:“我不是搞化验的,我是病理医生,我们判断疾病不是靠机器,而是靠我们多年的经验懂吗?”最后无奈给病人一份二类诊断报告,并注明要进一步检查才能明确诊断,并且千叮咛万嘱咐说:“记得哦,一定要拿给临床医生看一下,这个病可不能耽搁啊”病人拿着病理报告后随走随骂道:“现在连搞化验的都想骗钱,什么世道……”最后没过多久,这个病人急匆匆的拿着病理报告来找我,表情很不自然,像个做了错事孩子,毕恭毕敬的说:“大夫,我要做那个检查…..”这时我觉得又好气又好笑,现在知道我是医生了,我不是骗你钱嘛。明显感觉到病人把临床大夫说的话奉为圣旨,拿病理科医师说的话当放屁。


忙碌了一年,每每回家给七大姑八大姨拜年时,路上碰到八竿子打不着乡里乡亲时不免要打招呼,尤其是碰到一些上岁数的老大爷,听到我是在医院工作,拉着我不让走,对着我说他这不舒服,几年了,疼得很,怎么个疼……说了一大堆才想起来还没有问我在哪个科室工作呢?我说:“我在病理科工作”“奥”对方愣了一下,“病历科好啊”做出了要走的样子。“我在病理科,不是病历科,不是管病历,也是看病的但不会治病”对方脸上已经完全没有求医的神情了,一脸“你不是医生,这么冷的天我站在街上跟你废话半天”埋怨的表情,扭头就走。“嗨,我懂了,就是搞化验的嘛,就和那个检验科似的呗”声音从远处慢慢的飘来。”

慢慢的,我也习惯了,习惯了病人称呼我为搞化验。我还热呵呵的附和着,不解释。我明白了,称呼不重要,为临床做好保驾护航、给病人出一份准确的病理报告,这才是最重要的。近年来国家对于病理越来越重视,坚信我们病理同仁明天一定会更好。

作者简介

闫景远

2015年毕业于哈尔滨医科大学病理专业

商洛市中心医院病理科医师

中国抗癌协会会员

陕西省抗癌协会肺癌专业和病理专业首届青年委员会委员

医之本编辑部

www.ezhiben.com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