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医之本

查看: 742|回复: 0

再不宣战 2030年癌症将杀死350万中国人(一)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267

主题

267

帖子

332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332
发表于 2018-5-26 11:22: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甘草 于 2018-5-26 11:29 编辑

http://news.creaders.net/china/2018/05/25/1956237.html
从全国肿瘤防治研究办公室及东、中、西部医疗专家了解到的情况和部分临床统计看,由于人口老龄化等原因,当前中国癌症发病率、死亡率呈持续增长趋势。更为严峻的是,这种势头并未得到有效遏制。据国家癌症中心肿瘤流行病学研究员代敏介绍,今后20年,中国癌症的发病数和死亡数还将持续上升,根据国际癌症研究署预测,如不采取有效措施,中国癌症发病数和死亡数到2020年将上升至400万人和300万人;2030年将上升至500万人和350万人。

早在1971年,实现登月梦想后的美国就向癌症宣战——以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签署《国家癌症防治法案》的方式。
如今,中国对癌宣战的时刻也到了。
1 癌情凶勐
这是一个个曾经鲜活的生命:赵丽蓉、罗京、陈晓旭、姚贝娜……
这是一组触目惊心的数字:世界癌症报告估计,2012年中国癌症发病人数为306.5万,约占全球发病人数的1/5;癌症死亡人数为220.5万,约占全球癌症死亡人数的1/4。
1.死亡率高于世界水平
中国癌症发病率接近世界水平,但死亡率高于世界水平。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院长季加孚说,这首先有人种和癌谱等客观原因。欧美白种人最常见的是前列腺癌和乳腺癌等生存率超过80%以上的癌症,而我们国家常见的是肺癌、肝癌、消化道癌症这些生存率不到30%的癌症。
肿瘤防治专家认为,癌症死亡率居高不下,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中国癌症发现较多处于中晚期。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抗癌协会副理事长程书钧说,美国近些年来癌症的发病率有所下降,其5年生存率大约在60%至70%,而中国肿瘤患者5年生存率大约在30%。
“美国肿瘤患者5年生存率高,因为他们早期发现癌症患者的比例较高。”程书钧说,中国肿瘤治疗的病人中晚期患者居多,早期病人比例较低,治疗效果当然就差。例如肺癌,北京市确诊的肺癌80%以上都是中晚期,而欧美早期肺癌患者约占一半。
苏州大学转化医学研究院院长时玉舫说,中国对肿瘤缺乏快速、特异早诊手段。目前癌症的诊断主要通过实验室免疫学酶学检测、影像学检测等,有些检查费用昂贵,在一般健康体检过程中无法普及。
2.“穷癌”“富癌”并存
生活条件改善了,为何癌症发病不减反增?全国肿瘤防治研究办公室副主任陈万青说,与国外比,中国现在属于癌谱的转型期,发展中国家的“穷癌”依然高发,但逐渐往发达国家的“富癌”转变。
所谓“穷癌”,是过去一些贫穷地区的居民由于饮食、生活条件差等原因诱发的癌症,而现在由于高脂蛋白饮食、缺少运动等原因诱发的癌症被称为“富癌”。
第三次全国居民死亡原因调查结果显示,中国城乡居民的肿瘤死亡构成正在发生变化,与环境、生活方式有关的肺癌、肝癌、结直肠癌、乳腺癌、膀胱癌死亡率呈明显上升趋势。
国家癌症中心发布的《2012中国肿瘤登记年报》显示,全国肿瘤登记地区恶性肿瘤发病第一位的是肺癌,其次为胃癌、结直肠癌、肝癌和食管癌;死亡第一位的是肺癌,其次为肝癌、胃癌、食管癌和结直肠癌。
癌症高发,增加的不仅仅是患者的伤痛,还给家庭、社会带来沉重的经济负担。据相关资料估计,每年全国因肿瘤造成的门诊和住院花费数百亿元,远高于其他慢性病的医疗费用,是卫生总费用上涨的重要因素之一。
3.高发的肺癌
2006年中国第三次居民死亡原因抽样调查结果显示,30年来,乳腺癌死亡率上升了96%,而肺癌死亡率更是狂飙465%。目前肺癌占全部癌症死亡的22.7%,已成为中国癌症死亡第一杀手。
记者到北京胸科医院采访,肿瘤一科123张病床收治的都是肺癌患者。病人中甚至有21岁刚毕业的大学生。北京胸科医院主任医师徐丽艳从事肺癌的诊断和治疗20多年了,她说:“在病房里经常能看得到30多岁到40岁的肺癌患者。”
“肺癌的发病率随年龄的增大而升高,35岁开始人群肺癌发病率上升加速。”北京市肿瘤防治办公室副主任王宁说,10年间北京市肺癌的发病率约增长了43%。
据北京市肿瘤防治办公室统计,2012年北京市共报告肺癌新发病例8220例,占恶性肿瘤新发病例的20.39%,其中男性5043例,发病率为77.94/10万;女性3177例,发病率为49.59/10万;男女比例159∶100。
杨功焕说,肺癌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起,就成了中国第一位的癌症。现在肺癌死亡率中国是以每年4.45%的速度在上升。
中国抗癌协会科普宣传部部长、北京宣武医院胸外科主任支修益非常注重肺癌的健康知识宣传。他形象地比喻肺癌为被烟气、大气、油气、生气等“气”出来的病。
2 能省一元是一元,多活一天是一天
每天,在北京、上海的知名肿瘤医院,都有不少背着重重行囊的癌症患者和家属,冲着优质的医疗资源蜂拥而来。
被病痛和焦虑折磨的群体中,有许多人出于经济贫困、疗程漫长等种种原因,只能选择蜗居在医院周边居民住宅中一个个被分割出来的狭小空间内……这些聚集着癌症患者的简易民居,被人们称为“癌症旅馆”。
1.“这里是我们最后的希望”
千里迢迢、辗转求医,对许多肿瘤病人来说,北京、上海的大医院是他们最后的希望,他们不得不来,加剧并亲身感受着“看病难”。
记者跟随在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做完检查的患者孙雨(化名)夫妇,来到他们住宿的旅馆。这里是一个杂乱的院子,一幢5层灰色旧楼房,房子都被隔成约10平方米的屋子。孙雨夫妇的房间没有窗户,衣服在一个塑料袋里装着,放在床上;桌上是早晨吃剩的一个馒头,再没有别的家具。这样的一个房间每天40元。
64岁的孙雨来自河北省张家口市蔚县农村,患有卵巢癌。“2012年2月先在蔚县看了后,又转到河北张家口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当地说看不了,说已经晚期了,做不了手术了,也就是一两年的生存期。儿子说到北京看看吧,如果北京也看不了,就没有办法了,否则就不能死心。”她一边说着,一边就哭了起来。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一墙之隔的东安路某小区内,一幢居民楼的3层被改造成9个格子间,最小的一个房间原来是一个不足6平方米的阳台,每间每天在80元到100元不等,共用1个厨房和2个卫生间。在其中的一个房间内,来自江西的鼻咽癌患者颜先生躺在床上,他和妻子已经在这里住了月余:“看病还得找大城市、大医院,在这里更好活命。”
2.“治疗又长又痛苦”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旁,随处可见租房广告和手拿名片的中介,一位自称资深的中介告诉记者:“在这租房的人中,大多数都是来放疗、化疗的,时间长,得反复来,还要家里人陪,住在我们这一片虽然房子又小又破,但还能烧烧弄弄、补充营养,不像宾馆,房钱贵,吃什么都得外面买。”
记者跟着他一路走着,不时碰到上来问价的,有些人听到价格就走开了。“天黑了他们还得回来找我,没别的地方可住,这是最便宜的了。”这位中介很有信心地说。
“我感觉喉咙里面都烂了,太难受了。”40岁出头的颜先生头发稀疏、面色潮红。“医院里面连开刀都要排队等床位,根本不可能让我们这么长时间住院化疗,隔壁住的那家也是这样,都得住在外面。”
从2012年在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接受化疗起,孙雨和老伴就不停地在老家和北京间奔波,有时是3个疗程,有时是6个疗程,每个疗程21天。
张清湘一家是来北京术后复查的,两天前做了CT,正在等待检查结果。2010年10月,她在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手术,之后也开始了漫长的化疗疗程,“我们两个人来回一趟,坐火车就要1000多元,每次都是当天化疗完就回老家。”
3.“再借也不好借了”
异地就医,往往意味着更多的花费,更低的医保报销,对于住在癌症旅馆的患者而言,原本不宽裕的家境雪上加霜。
小颜夫妇已经是癌症旅馆的常客。“上海吃的住的都贵,第二天中午12点房东准时来收钱,多住一会也不行。我们第一次来上海化疗就花了6000元,到现在光医药费都用掉好几万了,不知道能报销多少,也不知道还要治多久。”
孙雨的丈夫孙先生拿着检查结果说,妻子的癌症又复发了,“还得接着看,到哪里借钱呢?花了20多万,说起来是报销60%,实际上报销30%,因为看病的大部分项目不在报销的范围内,报销了6万吧。借了亲戚朋友8万多元了,能借的人都借了,再借也不好借了。”
记者见到,桌子上扣着一口铁锅,可乐瓶里装着食用油、酱油和盐等,一可乐瓶油12元。两个人一天花50元,40元是住宿费,饭费两个人一天10元。早饭就是馒头就着水,每天吃的都是8毛钱一斤的白菜。
孙雨说:“我感到安慰的是,老家医生当时说我只能活一两年了,和我一起看病的,都走了好几个了,我还活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